民宿軟文營銷靠故事情懷真的能所向披靡嗎?

民宿軟文行銷靠故事情懷真的能所向披靡嗎?

故事行銷,其實不是台灣首創。雅詩蘭黛、LV、百搭翡翠這些奢侈品品牌,半個世紀前都在描述一個個古老和匠心的故事。但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台灣人將其和情懷結合,忽然掀起了一場行銷革命。

你是真有情懷,還是不願去認真做產品?

褚橙成功了,那是他勵志故事講得好;喬布斯成功了,你記住了他所說的“追隨內心”……對於成功案例的解構,人們總是選擇性地記住那些自己能夠輕易模仿的表象,而主動忽略其背後自己不願意付出的努力。

任何行銷手段都只是引爆點,決定爆炸威力的往往不是點燃導火索的火光大小,而是產品勢能的聚合度。很多人刻意搞反這個邏輯,其實就是對天道酬勤的選擇性失明。

你是真有情懷,還是在掩蓋產品不足?

一切推廣的目的都是為了引發關注,一切引發關注的目的都是為了轉化。在社交媒體似乎時代,一切轉化還都要盡量產生口碑,以形成閉環。

依靠情懷故事拉動關注度,本無可厚非,但問題在於,許多人嚐到了用故事拉動流量的甜頭後,不願意去彌補產品的短板,而是愈發傾向於用偷懶的辦法來掩蓋。

比如,做手機的配置亮點不足,就用“一塊鋼板的藝術之旅”來彌補;做餐飲的產品力不足,就用蒙面大俠和誇張的餐具來彌補;做民宿的交通不便、配套不足,就用民宿主的愛情故事來彌補。

專業不夠,情懷來湊。這種口口聲聲的情懷壓根不是匠心,而是取巧、是投機、是偷懶、更是遮羞。

一旦情懷的遮羞佈到了產品操作層面,所有專業的不足都將暴露無遺,並將以數倍的力量報復這些取巧者。在社交媒體的放大鏡下,情懷故事都是雙刃劍。好的產品,能帶來高轉化率的客流,否則,大刀只會砍向自己。

在馬斯洛需求理論裡,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五類,依次由較低層次到較高層次排列。

在企業競爭中也是如此,越是高階的競爭,越能夠實現商業的溢價。但是,塔尖的競爭,必須在底層對等的情況下進行。換言之,只有產品實力接近的企業,才能夠去拼情懷。

台灣民宿為什麼能夠在金字塔尖競爭,能夠比拼情懷、比拼民宿主?是因為台灣鄉村營造背景下,各地鄉村的基礎建設相對完善,民宿硬件實力幾乎接近,所以他們可以去搶奪更高層次的控制權。

反觀國內民宿,地區之間的差異明顯。有的地方交通不便,開著導航都找不到位置。有的地方社區氛圍差,遊客來了只能住宿沒有休閒配套。這種低層次的較量中,誰能夠提供便捷的交通、舒適的住宿、完善的配套,遠遠比所謂情懷來得更實際。

就像在拳擊比賽中,同樣都是重量級的選手過招,比的是技術軟實力。但重量級選手和輕量級選手過招,完全可以忽視技術,憑藉身體優勢就可以輕鬆搞掂。

情懷故事行銷中,一條重要的準則是“先感動了自己,才能感動別人”。但現實是,許多人把自己感動得一塌糊塗,消費者或無動於衷、或落井下石、或扭頭翻臉。

原因很簡單。情懷本應是時間對感情、才能、閱歷的濃縮,時至今日儼然變成了唬人的噱頭和粗劣的遮掩,已無任何高貴和含蓄可言。雞湯雖好,味精加多了也會傷身體。當這種噱頭變成同質化的低門檻標品,總有後來者能講出比你更狗血的故事。做爛,幾乎成為必然。就像曾經風靡一時又迅速跌落的土掉渣餅、黃燜雞米飯等等。

做為民宿主,有情懷是件好事,重要的是將情懷落地,變成自己對產品品質的執著追求、對細節的苛刻打造、對用戶服務的不懈完善。這才是最難模仿的核心競爭力。 (文章由178軟文網轉載自網絡)

食品軟文營銷寫作的五個技巧!現在了解還不晚

優秀的品牌軟文營銷文案寫作者必備素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