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加入Web3創作者經濟的最佳時機

現在是加入Web3創作者經濟的最佳時機

在基建 Web3.0 化之前,我們或先看到價值個體的 Web3.0 化

原文標題:《Breaking Ownership, the Web3.0 Journey of Creator Economy》
原文作者:Daniel
原文編譯:Kxp,律動 BlockBeats

近來,創作者經濟被越來越多人所關注。 這一個由產生價值個體所組成的全新經濟體在疫情的催化下蓬勃發展。

當今的創作者經濟體大多搭建在 Web2.0 大型互聯網巨頭的平臺之上,平台的尋租行為讓尚未形成網路效應的尾部創作者無法自給自足,甚至放棄創作之路。

創作者經濟的基建Web3.0化是必然,但創作者個體的價值擁有權及捕獲傳遞媒介更是重中之重。 律動研究院曾在《論社交代幣將如何重塑創作者經濟市場》一文中相信闡述了社交代幣的底層邏輯,在基建Web3.0化之前,我們或先看到價值個體的Web3.0化。

本文出自 Coinmonk,作者 Daniel 從擁有權角度詳述了 Web3.0 是如何完全釋放創作者經濟潛力的底層邏輯。 律動 BlockBeats 對原文進行了翻譯:

互聯網被壟斷統治了多年,創作者們一直深受其害,無法發揮出自己真正的價值。

Web 3.0 的轉型

Web 1.0:互聯網
Web 2.0:社交媒體與移動互聯網
Web 3.0:區塊鏈與人工智慧

我們正處於 Web 3.0 的時代。 許多對 Web 3.0 持懷疑態度的人認為,去中心化不會為我們帶來任何改變,但我卻並不這樣認為。

Coinbase 的 CEO Brian Armstrong 認為,Web 3.0 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產物了,在他看來,我們正在將互聯網再次去中心化,也就是說,我們正在重新思考互聯網最初是什麼樣子,又為何會是那個樣子。

他認為我們需要「考查大型科技公司的實力」,因為許多國家都不能受益於創作者經濟。 我一位在非洲的朋友 Chinedu 就是如此,在當地他們那群創作者很難通過 PayPal 或 Stripe 來掙錢,而我卻一直把這當作是理所當然。 在我看來,我們在什麼地方出生並不應該成為我們加入創作者經濟並從中謀生的阻礙。

在 Web 2.0 時代中,我們的創造力的確會受到國籍的限制,但在 Web3.0 中,我們應該努力打破這樣的桎梏。

「轉換率」是剝削創作者的罪魁禍首

在 Twitter、Instagram 以及 TikTok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面,轉換率甚至會高達 100%,這意味著平臺連一分錢也不願意分給創作者。 平臺拿盡了好處,但使用者的利益卻因此受損——Chris Dixon。

但如今的實際情況已經和他所說的有些不一樣了:Twitter 的 CEO Jack Dorsey 之前從未打算給予創作者收入分成,但在他意識到 Web 3.0 的強大之後便改變了主意。 後來他也公開宣佈要將 Twitter 去中心化,並把它打造成一款 Web 3.0 產品。 此外,Twitter 近期還推出了一個叫做「超級關注」的功能(使用者可以每月額外付費給創作者以獲取該創作者的獨家內容、交易和社區訪問權),讓創作者可以通過內容創作來賺錢。

另外,Twitter 還上線了 Revue 新聞通訊功能,讓創作者可以通過發佈新聞資訊來掙錢。 不僅如此,Twitter 還推出了一項更棒的服務,也就是 Crypto 服務。 利用該項功能使用者可以使用 Bitcoin 在 Twitter 上轉移資金。 有了它,從美國向薩爾瓦多匯款將變得比以往更為便捷,這就是這項新功能的魅力所在。 Twitter 向我們證明瞭,Web 3.0 的時代必將到來,只是這一進程會有些緩慢罷了。

然而,Facebook、Instagram 和 TikTok 對 Web3.0 的到來依然置若罔聞,這些企業之中的創作者還在沒日沒夜的工作,儼然成了公司的僕從。 創作者為平臺吸引來粉絲,並依據演算法對其作出精準分析,這一演算法甚至可以判斷出人們會不會喜歡你明天穿的帽衫的顏色。 創作者可以利用這些演算法得出的訊息來獲取新的顧客,並向他們投放廣告。 然而,我想再次強調的是,這些廣告收入一分一毫都不會分給創作者。

內容平臺剛出現時,我們還可以免費使用這些它們,甚至慢慢把這當作是理所當然。 不過如今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創作者也希望能從平臺當中獲得自己應得的收益,這非常合情合理。 但是,除非紮克伯格被迫出售廣告並分享他賺取收入,而不是把錢用來購置房產,否則這一切將不會實現。

想像一下,如果創作者開始向用戶收費,那麼像 TikTok 這樣的平臺很快就會面臨破產。

平台壟斷局面將被打破

Web 3.0 會讓所有權歸屬發生改變。 創作者希望擁有他們自己創造的平臺,並掌握投票權。 這樣當平臺掙錢時,他們也能跟著掙錢。

內容審查政策是由投票來決定的,是基於區塊鏈共識並通過全球上萬台計算機的強制信任而制定的(即便是總統也無權管控區塊鏈選舉)。

此外,平臺本身的功能也在發生著改變。 你是否曾在一個慵懶的週六午後打開你最喜愛的一款應用程式,然後發現裡面全都變得不一樣了? 它變得看起來像是由一個大一UI/UX專業新生設計的一樣。 當然,這種設計並不能讓你眼前一亮,但這也不是那個學生的錯,只是他們離創作者太遠了,是一群局外人在參與軟體設計。

Web3.0 的不同之處在於,Web3 中的各項功能是由用戶通過民主程式來決定的。 如果有一群使用者不喜歡某些功能,他們就可以再製造一個全新版本,並納入自己喜歡的功能。 這一過程也稱為分叉,指的是同一平臺同時有兩個涵蓋不同功能的版本。

當擁有權可以固定下來並且能向外界公開的時候,人們的積極性就會被調動起來。 Web3.0 時代的擁有權是由使用者所有,功能也是由使用者商討決定的,而在 Web 2.0 時代,平臺對一切都說了算,以居高臨下的姿態面向使用者。

智能合約促成了這場革命

21 世紀初:製作網站
2010 年代:開發軟體
2020 年代:部署智能合約

很多人都沒認清 Ethereum 在新興創作者經濟中的角色,它是在讓機器而非我們人來執行智能合約。

企業家Mike Novogratz解釋說:「區塊鏈會讓本應收取費用的訊息變得不再免費。」 還記得 Napster 軟體嗎? 在裡面你可以隨意免費下載音樂,不會受到任何限制,下載任何歌曲都可以。

在 Web 2.0 時代的互聯網中,也是我們正在使用的互聯網中,內容的擁有權並沒有得到重視。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從Youtube上免費下載任何視頻,也並不會被發現。 所以說,我現在的這篇文章也可以通過幾下複製粘貼就能被輕鬆盜走。

智慧合約的出現解決了這一問題,它可以向大家公開內容創作的擁有者。 NFT 誕生的意義就是想讓你把內容變成可以移動的數字資產,這樣你就可以在互聯網上的任何地點將其發佈。

據著名專家 Eric Jorgenson 所言,互聯網發展三個階段的區別主要體現在這些方面:

Web1=自由發佈
Web2=自由交流
Web3=自由交易

賺錢方式更為豐富

Web3.0 如今解決了內容擁有權的問題,並讓數字資產可以隨意移動,我們這些創作者也因此有了更多的賺錢方式。

Mike Novogratz 說,我們將「目睹商業化不斷向創作轉變」。 未來,創作者可以將自己的創意變現,而且這不僅包括藝術創意,今後所有類型的創意都能為創作者帶來收益。

甚至他提到說,未來我們有可能把 NFT 放到 T 恤上,其他人只有戴上 AR/VR 眼鏡時才能看到。

在未來,你可以與多方分享資金,也可以任意將你所創作的內容從一個平台轉移到另一個更為優質的平臺。 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者們將在一起共同協作,創造出更多的掙錢方法。

等你賺夠錢以後,就不用再依靠 Facebook 掙錢了。 根據所發佈內容的受喜愛程度,分分鐘就會有錢流入你的口袋。

在這種模式下,創作者為了得到報酬會全身心投入於創作之中,從而加速 Web 3.0 的發展。 只要我們能創作出優質的內容,就會源源不斷的掙錢方式向我們招手,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Web 3.0 正改變每一個主要行業

ETH:去中心化的矽谷
DeFi: 去中心化的華爾街
NFT: 去中心化的好萊塢

這種轉變並非創作者經濟所獨有,所有行業都在慢慢發生轉變,從中我們也能看出人們有多執著於民主化進程。 Web3.0 首先改變的是金融業,並如今它已經成了一個擁有超過 2 萬億美元資產的產業。 如今這種轉變已經開始在創造者經濟當中上演,比如說,Bitclout 等平台發佈了自己的 token,並將創作者轉化為自己的使用者,這樣他們就可以投資股票了。

下一次去中心化的浪潮將會是Youtube、Spotify和Facebook。 現在是加入創作者經濟的最佳時機,我們一定要時刻關注周圍正在發生的變化,並將自己喜歡的任何內容類型轉移到 Web 3.0 中來。 作為創作者的我們一定要牢牢抓住這次機會,發揮出自己最大的價值。

原文連結

仿佛一夜之間,元宇宙的熱度就過渡到了Web3.0,那麼什麼是Web 3.0?

Mirror:內容創作的革命和 Web 3 時代的曙光